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栏 > 历史专题(已归档) > 南安市依法行政教育专栏 > 法治动态
(2015)70晋江市煌展机械配件有限公司诉晋江市人社局、第三人吴某某一审行政判决书
    日期:2016-07-13 17:38  字号:   阅读人次:1

福建省南安市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5)南行初字第70

 

 

法定代表人陈国展,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陶俊明、陶少猛,福建晋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晋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青阳街道崇德路196号。

法定代表人蔡银青,局长。

委托代理人苏鸿斌、吴子峰,该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吴某某,女,汉族,住福建省晋江市。

委托代理人蔡清沙、柯汀锋,福建佳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晋江市煌展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煌展公司)诉被告晋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晋江市人社局)、第三人吴某某工伤行政确认一案,201510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于20151021日向被告及第三人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参加诉讼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12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陶俊明、陶少猛、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吴子峰、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蔡清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晋江市人社局于201591日作出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认定曾西门系原告公司电焊工,2013530日下午1828分许,其从该公司考勤下班后驾驶二轮摩托车离厂,当天20时许,其驾驶二轮摩托车途经晋江市罗山街道苏内社区村道路段时,与姚友福驾驶的轮式装载机发生碰撞而受伤,经送晋江市医院治疗无效于2013531日死亡。晋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交通事故认定:曾西门在该事故中无责任。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之规定,认定曾西门所受的伤害属于工伤。

原告煌展公司诉称,曾西门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既不是在必要时间又不是在合理时间的下班途中。根据被告所作实地勘查,曾西门回家里程大致为4.5公里。曾西门打卡下班至在罗山街道苏内社区村道路段发生交通事故,间隔90分钟以上,不应是其回家的必要时间,且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曾西门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上下班途中的情形,而是下班后酒后回家途中发生事故。因此,不能认定为工伤。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原告煌展公司提供的如下证据:

证据1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各一份,证明原告主体资格。

证据2组,曾西门身份证一份,证明曾西门的身份信息。

证据3组,被告组织机构代码证一份,证明被告主体资格。

证据4组,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一份,证明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

证据5组,原告申请调取的晋江市人社局制作的林湛弟、刘建纲、陈进丁的调查笔录(201515日)各一份,证明曾西门下班前没有喝酒,也没有酒后迹象。   

被告晋江市人社局辩称,其依法行使工伤认定行政职权,认定曾西门发生的事故伤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主张曾西门伤害事故不是工伤的理由不能成立,且原告在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未能提供证明曾西门所受事故伤害不是工伤的相关证据,故请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答辩人作出的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

被告晋江市人社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1组,工伤认定申请表一份,证明案件来源。

证据2组,泉政文176号文件一份,证明被告的行政职权。

证据3组,私营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一份,证明原告主体资格合法。

证据4组,2014121日对吴某某的调查笔录、 2014225日对林湛弟的调查笔录、2014121日对庄鸿江的调查笔录、吴某某、曾西门身份证复印件、吴某某和曾西门结婚证复印件、曾西门的厂牌厂卡复印件、林湛弟身份证复印件、庄鸿江身份证复印件及授权委托书(委托庄鸿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交通事故现场图各一份、路线图五份,证明申请人吴某某的身份,曾西门与煌展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以及曾西门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

证据5组,死亡证明书一份,证明曾西门发生事故后死亡的具体事实。

证据6组,泉人社[2014]26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晋人社工认[2015]2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晋江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举证通知书、重新举证通知书、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各一份、送达回证三份,证明被告办案程序的合法性。

第三人吴某某述称,曾西门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晋江市人社局作出《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认定曾西门发生的本案事故伤害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使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以维持。原告辩称曾西门下班后至事故发生前有过饮酒的行为,不能成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第三人吴某某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2014225日调查笔录,证明2013530 1930分以后,黄显军碰到曾西门在公司附近的小卖部购买生活日用品后,在门口喝营养快线,然后再驾车回家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均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除认为证据4组无法证明其证明目的,反而可证明曾西门不是在上下班途中受到伤害外,对于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本院认为,对于各方均无异议的证据,应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4组不足以证明曾西门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是具有法律意义上的下班途中。

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1234组均无异议,对于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组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无法证明曾西门下班有喝酒。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组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曾西门下班有喝酒和上班时间内没有喝酒。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5组中的林湛弟、刘建纲的证言可相互印证曾西门下班前没有喝酒及酒后上班迹象。

被告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无异议,原告对该组证据亦无异议,但认为从打卡下班到黄显军看见曾西门在厂门口附近的小卖部这一个小时并非其回家的合理时间,不能证明曾西门是购买生活用品。本院认为,黄显军在《调查笔录》中关于“我从厂里宿舍出发要去超市买东西,走到厂门口附近,看见曾西门从对面小卖铺出来,一手拿着一瓶营养快线在喝,另一手也提着一个袋子。” 的陈述,无法证明曾西门在公司附近的小卖部购买生活日用品的主张。

经审理查明,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第三人吴某某与曾西门是夫妻关系。曾西门系原告煌展公司电焊工,其下班回家有两条路线,一是途经世纪大道南拓,另一条途经泉安南路,两条路线里程大致相同,约为4.5公里。骑摩托车回家的常规用时(按20-40公里/小时计算)约为7-13分钟。2013530日下午1828分许,其从该公司考勤打卡下班后就走出公司大门,在大门口碰到工友林湛弟,就驾驶二轮摩托车载林湛弟至灵水中学下车,两人即分开。当天20时许,曾西门驾驶二轮摩托车途经晋江市罗山街道苏内社区村道路段时,与姚友福驾驶的轮式装载机发生碰撞,经送晋江市医院治疗无效于2013531日死亡。晋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该交通事故认定:曾西门酒后(血液中检出乙醇浓度为45.47/100ml)驾驶二轮摩托车,曾西门在该事故中无责任。

201455日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第三人关于其丈夫曾西门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于201463日作出泉人社工认晋字[2014]26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曾西门饮酒后驾车,且发生事故不属于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及合理路线内,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所规定的情形,决定对曾西门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不予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第三人不服,向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以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的事实未予查清,无法排除曾西门从考勤下班后到发生交通事故相隔约一个半小时,未直接回家,而是绕道到其他地方喝酒的情节存在为由,于20141119日作出(2014)丰行初字第148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泉人社工认晋字[2014]266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判决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因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权力下放,被告晋江市人社局于201515日重新调查后,于201517日,以曾西门所受的伤害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所规定的情形,特别是第十四条第(六)项“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其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规定为由,对该案作出晋人社工认[2015]2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第三人不服,向晋江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晋江市政府以被告未能查清曾西门于20135301828分下班,20时许在罗山街道苏内社区村道路段发生交通事故,期间间隔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去向及所从事的活动,无法认定是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所规定的四种情形之一,存在事实不清,无法认定其所受事故伤害是否为工伤为由,于2015428日作出晋政行复[2015]1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撤销晋人社工认[2015]2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被告仍然以上述证据,于201591日作出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认定曾西门所受的事故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原告不服,于2015101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曾西门在下班后是否有饮酒或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受到非其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时,是否属于在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线、合理时间?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即“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及泉政文[2014]176号《关于泉州市人民政府关于下放工伤认定的通知》,被告晋江市人社局作为晋江市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负责其辖区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并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本案的关键,是对曾西门在下班后是否通过合理路线,并且在合理时间内到下班目的的认定。所谓合理路线,是指合乎一般人要求的惯常的上下班路途,不局限于一种,也不限制是必经路线,但必须符合理性人的安全、效益追求。所谓合理时间,则是指经过合理路线,结合采用的交通工具而计算出的达到上下班目的的相对合理时间。本案在泉人社工认晋字﹝2014266号不予认定决定作出后,由于未查清曾西门是否绕道到其他地方喝酒的情节,被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尔后被告认为曾西门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特别是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作出晋人社工认﹝201522号不予工伤认定决定,晋江市人民政府认为被告未查清曾西门自下班至发生交通事故的一个半小时内的去向及所从事的活动,无法认定曾西门所受的事故伤害是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所规定的四种情形之一,存在事实不清情形,撤销被告不予工伤认定决定,但被告未针对晋江市人民政府撤销其决定的理由,就曾西门在下班途中受到事故伤害的路线、时间的合理性,结合其下班目的进行综合衡量,而是直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因此,被告作出的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仍存在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晋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晋人社工认[2015]632号《关于对曾西门的工伤认定决定》;

二、被告晋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应在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依法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晋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洪本合

  判 员  王碧莲

                     审 判 员  张春水                    

 

 

 

 

 二O一六年三月九日

 

 

                          书 记 员   

速 录 员  王瑞碧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